鹊枝

无人似你无人及你

【原随云×方思明】茕兔

  @思弦林_东都哈士奇 太太的原方太太太太太好吃了!!!成功被拖进原方坑并就地躺倒!

一只成功的给自己找了一个【消遣的】【划掉】对象的原公子×  一只只是想抱只兔子却被反攻的方少阁主

       原随云感觉自己被暗算了。

       好像有什么不对,原随云隐隐感觉自己要跳起来了,一时想不出相对症状的毒药,便坐下静观其变。

       随着一声巨响,视野一下子缩小,他发现自己变成了一只兔子。

       原随云不禁无奈的笑了笑,原来是少侠前几日献宝似的送来的玩物。神机老头儿当真是恶趣味,为博稚子一笑弄出这样的玩意儿。总之现下一时是无法恢复原状,倒不如,做些有趣的事。

      恰逢无争山庄大宴宾客,江湖群杰毕至,他悠闲的四处转了起来,寻找消遣的对象。孩童无趣又幼稚,年长些的怕是不会在意这些小动物,若是碰上几个难缠又好杀戮的......倒当真是麻烦极了。好像也没什么好消遣的,他心下烦闷。

      身后有脚步响起,不知是走近了谁暂住的别院。体态缩小,他无法靠惯常的步数来区分自己是在哪里。脚步声渐进......糟了。

      万圣阁少阁主方思明其人,阴狠毒辣冷心冷血。江湖传闻其嗜杀成性,又身怀五大门派绝学,所到之处皆是一片残骸烂骨。他平时倒是对他毫不必惧怕,可此时不同。

       现在拔腿狂奔也是跑不掉了,且更容易使那阴晴莫定的怪物恼火,原随云索性不走了,转过了身去,心底痛骂少侠一万遍顺带替他选好了一处山清水秀的好地方埋掉。

   “兔子?”熟悉的清冷讥讽还欠揍的声音响起,原随云却没了心思调侃。既然已经被发觉,便随时有了命葬黄泉的可能。他静待方思明的动作,准备拼死抵抗,却没料到——

   “蹲...蹲下了?”他想干嘛啊,原随云摸不清头脑,空洞的瞳孔朝向方思明。于是他便听到了全江湖大抵都从未有人听过的声音。

      方思明笑了。

      并非是平日的冷嘲热讽抑或讥笑,而是干净亲近,甚至带三分宠溺的笑声。原随云想象不出,那张清冷。白的令人发慌的面庞,要如何来承载这样明澈的笑容。

      方思明吹了一声口哨,像是示意他靠近,原随云鬼使神差的便向前挪动了步伐,方思明揉了揉他的毛发,见他没有退却,便顺势一把抱在了怀中。
   
    “???”原随云发不出声音,一下子搞不清楚现在的状况。头顶又传来方思明的声音:“有名字吗?”他顿了顿,“算了...”他向屋内走去,依旧是那副清冷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模样,原随云却能感受到他的步伐比平日轻快了不少。他...很开心吗?江南林子中野兔多的是,这有什么乐子能找。

       方思明斜倚在床边,轻抚怀中的兔子。他轻轻闭上双眼,手上却未停,一副满足的样子,像个得了心爱之物的孩子,他轻轻道:“你却是不嫌恶我身上的血腥气味的...”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这个阴狠乖戾的方少阁主在他面前像个稚子般时喜时忧,原随云有点想轻轻的,揉揉他的头。
       原随云抬起头,却忽然感到身体有些异样,还未来的及反应,脑海中一闪而过的最糟糕的情形便发生于眼前。

       这个神机老头儿!!!

       方思明有些诧异的被一个不知从哪里出现的男子压住身形,怀中那只兔子却不见了身影。银发如缎子铺散,方思明因被突然压在身下而暗暗吃痛,琥珀色的瞳孔骤缩,耳尖泛起微红:“无争山庄少庄主?”
      
       从容如原随云也不由得停滞半分。“......正是在下。鄙庄待客不周...失礼了。”

    “原公子准备何时起身?”方思明又恢复到平日的样子,虽处于劣势却丝毫不慌乱,一脸戏谑的看着眼前的人。

   “抱歉。”原随云像是刚意识到一般,闪身站起,“这其间定是不知哪位家奴出了什么纰漏......望方少阁主海涵。”原随云已经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随意糊弄了几句便匆匆离开了。方思明也不去追,只倚栏向他的去处看去,眼神意义不明。

云梦到底啥时候出成男啊???

大和尚可以花银子变小和尚
云梦成女可不可以花银子性转??
就那种温温柔柔脸上含笑背后已摸好了紫色暗器
一边强控输出打爆一边一个技能给你回满血笑着说宝贝要乖的腹黑攻

妈耶!!!!
想想都带感。

【邱蔡】玲珑坊少女亲述:我的武当同行(第三晚)

暴风赞美大大。看过的最有心的一篇邱蔡同人

最动情处不是两个小道长之间的情分
——太多文章写过了,看久了像是摸到了路数
太熟悉太重复就难以再打动人。
可那个别扭家伙揉皱的红纸笺中的“原谅”,“回家”
鹩鹊坊姑娘小倌儿有意无意的帮扶

真的令人难忘

叫我阿成就好:

【背景】:武当弟子陆千一来点香阁看蔡居诚被拒,找了个别的姑娘谈心,顺便打听了一下蔡居诚的消息。
(略有ooc)
——————————————


第三晚


客官万福。


陆公子今日有些狼狈,可是在蔡道长那里挨打了?


一炷香的时间?蔡道长倒是越发苛刻啦。以前邱道长最惨的时候还能待上一刻钟呢,您竟然一炷香就被赶出来了,确实有些凄凉。不如让奴家为您抚一曲《小相思》解解闷?不过妾身最近疏于练习,琴技略有退步,公子可要多多担待。


多谢公子赞赏。不过话说回来,您若有机会可要听听蔡道长的曲儿,有一次他喝醉了唱经声音极大,半个楼的人都听见了,虽然音调上有些牵强,但是气势上可是云翻雾涌海浪滔天呢。


看您欲言又止,大概是想问蔡道长为何会在解开解药后愿意留在点香阁吧?


嗯,公子这问题,奴家可要好好的想一番再做答。


谈不上为难,只是有些慎重罢了。这话若是旁人问奴家定不会说的。不过看公子品貌端正,不像是要害蔡道长的人,奴家今日便多嘴了。


奴家曾说过,既然大家都是同行,所以蔡道长的难处和我们的难处也是一样的。这纸醉金迷的温柔乡,虽是繁华,但也不是什么好去处。栖身于此的,多是有难处。这里的人有被家人卖进来的,有自愿卖身葬亲的,有被人拐骗来,也有流落街头不得不在此讨生活的……千万种缘由,归根结底就是无家可归罢了。


蔡道长和我们一样,也是无家可归的。


蔡道长在武当的事,我们从客人和妈妈口中打听的八九不离十。不瞒您说,当时我们心里也有些鄙夷蔡道长的行为的。但是有一次我们对蔡道长发生了改观——那天楼里新来的一个姑被客人欺负的狠了,正好让他撞见,他毫不留情的呵斥了那个客人几句,直把那人气的面红耳赤,落荒而逃。这玲珑坊内敢这么对客人的,蔡道长是头一个。后来随着我们渐渐对蔡道长的了解,发现他其实是个心肠柔软的人,只是有些别扭要强罢了。


记得去年的花朝节的晚上,蔡道长喝的大醉直往外跑,谁也没拦住他,便骑马一路跟着他。最后他在三生树下停住了,从袖子里找出两个藏得皱巴巴的许愿红筏,小心翼翼的写了字又亲自爬到树上挂好,然后直接从跳下来,倚坐在树下一直哭到睡着。我们后来忍不住好奇,趁他睡着后找人勾了下来,只见没留名字的红筏上一个写了“原谅”,一个写了“回家”。


我们这才知道,平时嘴上不依不挠说再也不回武当的蔡道长其实早就后悔自己当初所做了,他一直憋着不道歉只不过是因为太骄傲了。骄傲的容不得别人原谅,骄傲的连自己也不愿意原谅。


毕竟伤害自己最亲近的人,无论是做下决定还是亲手执行,都是无比痛苦吧?


我们看过那两个没头没尾的愿望后都觉得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偷偷又把签放回去了。然后姐妹们就和梁妈妈商量好,再来一些横眉竖眼冷嘲热讽的武当弟子要见他,我们就悄悄给他挡下。


您问蔡道长知道吗?自然是不知道的。大家都不说和他说。他那性子您想必也清楚,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吞的脾气,我们要是说了的话,他肯定会硬着头皮再与昔日同门一争高下的。


没了武当弟子骚扰,蔡道长虽然不那么头疼了,但是也开心不起来。每天除了接客时看在梁妈妈的面子上能强打起精神说几句,其他时间要么喂鸟要么练剑要么发呆要么睡觉。我们虽然心疼他,但也没有解决的法子,只能由他去。


不过这一切到邱道长来的那天都变了。我们发现他和别的武当弟子完全不一样——他虽然看着不近人情,但是我们一眼就看出他是真心挂记蔡道长。


您说怎么看出来的?简单。因为别的武当弟子来了都是问:“那叛徒蔡居诚呢?”只有邱道长说:


“梁妈妈,我是来寻我家师兄蔡居诚的。”


果然,邱道长一进蔡道长的门我们就听见了久违的怒气。若是长剑在手,肯定会有一记极其漂亮的斩无极。


所以说邱道长真是贵人,他来了后蔡道长变了。


什么变化呢?大概是整个人都活起来了的感觉吧。


比如发冠和道袍比以前换的勤了,与说话的时候拿正眼看人了,又有私房钱打赏丫头小厮了,对梁妈妈的威胁也有恃无恐了。虽然每次邱道长一来蔡道长都会眉飞色舞的骂他一顿“就知道寻花问柳”之类不痛不痒的话,但我们都能看出来,他是高兴的,高兴的连常年凝在一起的眉头都舒展了。


邱道长受伤住在这儿的一个月,蔡道长比日晷和滴漏还准,时间到了立马拉着邱道长吃饭喝药,误了一点时辰都不行。那件他亲手做的道袍也听说拆拆缝缝的熬了好几个大夜才成,若不是大家看过的人都说已经很好了,估计他肯定要再重新做一遍。


而且有趣的是,在邱道长给蔡道长攒钱赎身后,不止一次有人撞见过蔡道长私下里找过梁妈妈,让蔡妈妈把自己的身价压低些。虽然每次都被梁妈妈态度强硬的“婉拒”了,但蔡道长一直还是锲而不舍。有几个丫头胆子大当他面调笑他,蔡道长也不恼,只是红着耳朵大言不惭的解释道:


“少给些怎么了,既然是邱居新的钱,那四舍五入就是武当的钱。而我四舍五入就是武当掌门,所以邱居新的钱也就是我的钱。既然是我自己的钱,那自然就能省则省喽。”


所以呀,玲珑坊的人都说他们两个,一个嘴巴牢的什么都不说,一个嘴巴硬的什么都不认,不过真走到一块儿去还是格外的搭,也是一对欢喜冤家。


话说回来,按照邱道长的惯常,这两日应该会来点香阁了。据说这次要是不出问题的话,就凑够梁妈妈要的数目了。如果蔡道长被赎的话,一定会按照规矩在当天晚上来一场花魁金陵游的。您若有就空去看看,那也算是我们这行最风光的时刻了。


一说起蔡道长要走,奴家还有些不舍。估计蔡道长走了后,陆公子您也不会再来了吧?这几日多谢公子垂怜,这翠玉奴家收下了。也请您收了奴家这金簪,权且当个念想。时候不早了,公子也早些回去歇息吧。


只是以后我们蔡居诚道长,还要有劳贵派多多关照了。


—完—


【正文结束了,还有一章番外篇,不过叙述者不再是玲珑坊少女了,而是她的“武当同行”。明日,我们不见不散。】

关于方思明.

感觉老方的就像是
那种典型的多重矛盾性的悲剧人物。

他的爱分明极度炽热到几近烧灼又小心翼翼的装出一副刻薄讥削的外表
像是无所畏惧毫不在乎的样子
却恨不得每做出一个小动作都回过头来,
小心翼翼的扯扯你的衣角,说

“呐你看好啦,我是这样的哦。看好我刚刚做了什么哦,你还会喜欢我的对吧。”
“你看好了看好了啊!我是这样的一个人阿。你还是不会离开我的是吧”
别别扭扭爱而不得于是乎极其容易烦躁
只要来者略微露出一点犹疑与自己意见有一丝相左便病态的一下子跳出一大步和人划清界限
保持一个安全的距离,像是小兽的自我保护。

其实老方和蔡蔡有些像,他们都是极度缺乏安全感占有欲满格的存在。
可有一点点不一样
老方太过温柔了。
温柔到好像大家都没有发现,那个整天叫嚣着要杀掉你的故作清冷的身影,其实什么都没有做过。
他之于整个世界,从何角度都从未有一丝亏欠

老方他
太难被疼爱了

【谈妙言×叶澜】满长安

#云梦内销#   #叶澜掌门#   #谈掌门#

如果没错的话大概是第一篇双掌门的粮耶Qwqqqq

略ooc勿喷。这是严肃文学【划掉.耻
视角:第一人称

    今日的微澜居似乎有些不太对劲,师姐师妹都似是面带愧疚一般却又藏着窃笑。青萍师姐略别过脸去把今日份的课业递交过来后,对今日的种种便一下子了然于心了。
“医者仁心......医者仁心......不生气.....”

      重复了许多遍仍忍不住骂出声来,“向叶掌门请教千金方中云参剂量”...这可是一般云梦弟子能做的?

      叶澜,云梦掌门。一日绝大多数光景,都是在休憩中度过。如若贸然唤醒,定是好久都要笼罩在她的怒气之下。叶掌门平日间都是一副万事了然于心从容不迫的样子,甚至少有疾走之态。嘴角总噙着一抹似有似无的笑,像是把万物看透,又像是要捉弄于人。叶掌门之怒气常人是看不出的,只是之后的好久总会让你感觉万事不顺,所有的种种既做的恰到好处毫不突兀又像是故意让人看出是出自谁人之手,像是小孩子般的捉弄调笑总让人忍不住向师姐抱怨。

   “小叶如今性格沉稳多了,若是像以前那般上蹿下跳撩猫逗狗的,可有你受的。”得到的回应便只是这些。像是你还赚到了什么,真不愧当年妖女叶澜之称。
      有断事之才,却了无掌事之志。当初谈掌门说的极是。

      虽万分抱怨,双脚却还是听话的向掌门之处迈去。掌门照例在休息,正想轻轻叩动面前的桌案,却不小心触到了别的什么物件。

      钻心的疼痛间天旋地转,周遭场景与刚刚不同,却明显还在云梦泽之中。

      这是,止水居?

      窗外人影晃动,都是熟悉的云梦弟子衣着,可却尽是陌生的面孔。止水居内一片静谧,弟子们在习字填词,与常日无二。正凝神间,我无意碰倒一盏茶盅,瓷器破碎声后,是一个波澜不惊的声音:“师妹,怎么这么不留心?”

      可却不是说与我听,身后的一个弟子应声,起身清扫残局。

      他们竟都是看不到我的。

      刚刚说话的那人似有些面熟,却让人一下子想不起在哪里见过。可一看到她身旁慵懒的托腮斜倚在一旁的身影顷刻间便了然了。

      那个笑容绝对没有错,是叶澜掌门,只不过此时尚是幼女。那旁边这位,大抵就是云梦前任掌门,谈妙言了。

      龟虽寿处钟声响起,师姐师妹均习完课业,至朔梦林听师姐讲学。叶澜自小便伶俐聪慧,屡受师姐嘉奖。医道与引梦双修,可谓惊才绝艳。谈妙言独善岐黄之术,专心修习,功法基础深厚,再加性子平和谦逊,一众师姐师妹尽待她亲厚。只是灵力略逊叶澜一筹。

   “叶澜师姐当真厉害,竟一人战退了天阶梦魇。”一位小师妹由衷感叹。“那不也整天服服帖帖的跟在谈姐姐身后,只有谈姐姐和掌门的话才肯听呐。”另一人插嘴。“师姐幼时被谈师姐从中原救回,自是感恩当日之情,她们二人金兰之谊当真令人艳羡。”

      叶掌门是被谈掌门从中原带来云梦的么..

      周遭又是天旋地转场景变换,这次的时间似乎比上次更早了些。

      南柯旧事,是耶非耶。

      人迹稀少的浮生树下有一人久久未有离去,竟又是谈妙言,只不过是更小的时候。她像是在忍受着什么几大的痛苦,片刻后长舒一口气瘫坐在地,一缕污浊在浮生树周遭缠绕,最终消散而去。

      是祛嗔之术!这并非邪门歪道,而是通过内力运转辅以功法将心中贪杂念想驱除于体外,而贪念本出于自身,强制驱除违反人世间正常的自然规律,必要经受抽丝剥茧之痛。谈妙言怎么看,都不像是会有比抽丝剥茧噬骨蚀心更令人痛楚的贪念之人。

       可那缕污浊之气竟又显现,连带着更多从浮生树下冒出。谈妙言毕竟年少,功力尚不到家,只知些许门路未通要领,贪杂念想每次不能尽数祛除积少成多而积聚成形,仅仅是其散发的戾气便让人几近晕眩。

      正巧此时,有啪嗒坠地之声响起。是浮生果,三千年开花三千年结果,竟正巧在这时坠地。

      这谈妙言,倒是会选地方。

      两相生相克之物骤然接合,难分难解,一阵极令人眩目的光芒之后,竟化出一人形。我不由得睁大眼睛,面前这人是......叶澜掌门?

      贪念之纯阴邪,浮生果之至纯善,糅杂中和而为人。

     巧极妙极。

      既有一部分算是谈妙言贪念所化,定是知晓她谈妙言所贪所痴为何,可谓是把柄全握,谈妙言应当将她除之而后快才是...

      谈妙言也是这般念想,抽身拔出随身携带的佩剑。叶澜刚刚化形,踉踉跄跄走了几步便又跌倒在地,她抬眼看着谈妙言,不明情况的向她寻求帮助,口中发出含混不清的声响。

      谈妙言像是一怔,叹了口气冷静下来想起浮生果及阴邪即使其中之一也是自己无力除去的,像是用这件事来安慰自己一般,缓缓收回了佩剑,抱起了轻得不像话的叶澜离开。

      至于谈妙言的贪念,说来可笑,竟是对掌门之位没由来的渴望。可外门弟子若为掌门需与云梦三位修为最为强盛的长老一战,对一般弟子而言,可谓难如登天不可实现。可谓是愚极痴极了。可为何性情平和温厚之于谈妙言,有这般痴念便会使众看官诧异至此呐?

      她谈妙言,也不过只是万里红尘之中区区一介凡人。

      可令人钦佩的是,数年之后她竟当真做到独身战三位长老而不败,可谓是前无古人...
      后可有来者,便是叶澜了。

      寄残叶半盏,幸耶悲耶。

       叶澜起初也以为,谈妙言之所以留她,是为了寄托发泄她其他的贪念。可如若是这样谈妙言带给她的情感应当是放肆应当是剥夺,而非隐忍。

       她也曾试探过谈妙言的心意。

     “呐,你说,倘若有一人,愿常伴你左右。不携其他邪念,只愿一直相陪与你,你可会....”
     “总之不会是你。”谈妙言仍旧是那样笑着。
     “哎,喂,我又没说...”叶澜有些羞恼,却再一次被谈妙言平静的声音打断“总之,不会是你。”

        好久好久之后叶澜才知晓其意,“若你可寻得一好儿郎,便勿执意做我身边的人了。人言可畏,莫要自伤。”

         谈妙言怕叶澜受伤,其实也是在保护自己。人言可畏,可之于叶澜,她太明白自己的所求,所谓危危人言,却也是无可畏之尔。她确实也曾埋怨谈妙言之懦弱。

         云开雾散,走过了叶掌门半生的记忆。眼前便是她此时的梦境了罢。

         叶澜最渴望、最留恋的场景,又是什么呐。

         大抵是关于谈掌门。怕看到的是翻云覆雨颠鸾倒凤的什么香艳场景,略有踌躇后,却仍旧踏进了微澜居的大门。

        谈妙言端坐在掌门位上低头处理公务,一丝不苟凝神静坐的样子乍然出现在云梦掌门位上,本门弟子表示真的不甚习惯。叶澜似平日般慵懒的卧在一旁掌印师姐的位置,含笑托腮看着时而皱眉思索时而奋笔疾书的谈妙言。

       我走近观望,当真是叶掌门半个时辰便可处理完的日常琐事。可叶澜也不打断,也不提醒,只是静静的看着,看着。眼中温柔的像是要溢出水来,却比想象中的更加无欲无求些。喜悦而平静,仿佛谈妙言从未离开过。

      谈妙言永远不懂叶澜为何可以那样毫无遮掩的表达自己的喜欢,叶澜也不懂谈妙言,既是两情相悦,又何必那般顾虑。

      虽是不懂,却也无憾。

      即便是情意已相知,她们的距离,也不会再迈进一步。

      便就是这般看着,一切便尽在眉眼之间尔尔。

      醉梦欢愉,毋忘自慎。

      当然,知道其实反倒是只有叶澜这般想,也是好久好久以后的事了。

      嘀,云梦卡~

【求推荐小心心关注吖!!!!】

【邱居新×蔡居诚】囚笼(下)

#楚留香#  #邱居新#  #蔡居诚#  #邱蔡#

http://yuxinhuan.lofter.com/post/1f515902_125976e9←上篇地址【建议连续观看.

      门忽然被小小的推开一角,极其拘谨小心,不像是点香阁的嫖客所为。蔡居诚有些疑惑的抬眸,却看到了暗香蔓薇宁宁两个小不点儿的身影。
  
   “你们怎么来了?”蔡居诚腾的一下站起身来,急忙把他们向外赶去,“这可不是小姑娘该来的地方...”他目送两个小小的身影一蹦一跳的离去并没有继续胡闹,展平了拧紧的眉头,轻轻叹了口气。

     约摸半个时辰的光景,门又被推开。蔡居诚有些不耐烦:“怎么又回来了.......师...师叔?!”他一下子跪倒在地,不敢直视来人。

      蔡居诚已经快回忆不出那位长辈是如何离开。没有怒斥没有拳脚相向,那个自认“修为只在中下”的老者只是楞楞的看着自己一手带大的孩子,不争气的掉了泪,紧接着轰然倒下。蔡居诚几乎是疯了一般的叫人前来,寻医师诊治。

      恰巧,周围有云游在此的云梦弟子,将师叔救下。

      又是恰巧。

      蔡居诚当真之后便再也未回过武当?当然回过。那天邱居新忽然叫萧居棠与他同行去与掌门请安。萧居棠心里奇怪,可面对武当一大冰块,也说不出个不字。

      萧居棠毕竟是个孩子,对鸟兽尔尔留心更多,对于金顶之上一角那些平日趾高气扬的鹤全都莫名兴奋的向那处飞拢好奇异常。定睛一看,竟是蔡师兄掀开砖瓦不知在往大殿中扔些什么。

      他立马发出一声惊叫:“蔡师兄!掌门......不好!!”
  
      邱居新破门而入,悄悄念了个诀,大殿之中霎时便烟雾缭绕。他装作心急的冲上去对萧疏寒道:“掌门!蔡居诚那孽障可有伤到你?!”  萧疏寒皱了皱眉,道一声“无妨。”便走出了乌烟瘴气的大殿。

      邱居新却不急着出去,从刚刚蔡居诚停留过的方位低头扫视,捡起一小个精致的小瓶悄悄收入袖中。

     “有劳蔡师兄,看这样式像是从云梦掌门那里求来的调养真气的药物,依你现在的身份,可是不容易呢。”

        当日门第三次被推开,清冷的声音带着笑意“师兄别来无恙。”

   “师兄,我花钱是来讨个乐子,可不是看你就这样沉着一张脸呢。”他俯视着蔡居诚,勾了勾他的唇角。蔡居诚头也不抬,像是在压抑着怒火。
 
   “你知道的,朴师叔能寻到此处,另外的其他人也可以,比如.......师父?”他挑了挑眉,笑意更浓。“邱居新!!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我想要干什么?干你阿。”

      那天邱居新终于得偿所愿。只是中间,发生了些许变故。比如,他现在一万分的憎恶那个蠢到家了的自己。

      有许多事是邱居新算好料到的。比如只是故意几句激怒蔡居诚便会深夜赴约同他一决高下;

      比如师父听闻“蔡师兄深夜来访陪他研习功课”必定会心生疑虑放心不下前来查看;

      比如翟天志那个小人只需些许银两软话挑拨便可为己所用;

      比如萧居棠那个小漏嘴若能正巧碰上宁宁蔓薇他们必然会撺弄得她们生起去看热闹的心思;

      再比如云游的朴师叔若是见到小辈们有什么麻烦必然会前去相助,并听到些什么......

      可有些事情是邱居新始料未及的。比如师父其实从未有像他与蔡师兄认为的对他偏心反而是恰恰相反;

      比如蔡居诚即使“犯下”那样的弥天大错师叔却也依旧待他如常;

      比如蔡居诚从未在意他对那只山雀所下的狠手;

      比如他本设想蔡居诚会把气闷发到宁宁几个小辈身上,可他当时却只有慌张和来自于长辈的莫名关切;

      比如惨到如此境界的蔡居诚看到路边受伤的小猫也忍不住上前去救抚;

      再比如,蔡居诚其实也同样

      心系于他这件事。
    
      那天蔡居诚近乎是玩命的挣扎,使尽浑身解数的逃脱。他伸手想将邱居新扯开拽到一旁却无意间将他的衣摆撕成两半。

     是那日事毕邱居新才发觉,上衫内部,蔡居诚多年之前亲手绣的小猫有线头绽出,里面好像......还藏着一方带有字迹的布条。墨迹颜色早已淡却,内容却还依稀可见:

   “邱居新,倘若你还真无聊到非要把这小玩意儿撕开,那果真算我服气。和萧师弟的赌我输了,我坦白。

      我心悦与你。”

      其实那旭日本就属于他,却被他自己生生掐灭了光芒。

   “我一手画地为牢,差一点...就把你我二人双双毁掉。好一番算计,好一番诡道......”

      之后的故事江湖上才真正啧啧称奇。

   “据说邱居新忽然便跑到掌门殿前长跪不起,自己上一个亲徒儿竟是被这个捡来的杂种害了,那萧疏寒也愣是差点当场气绝。

      邱居新整整跪了三天呐.....”

     “有什么用?之后不还是消失的没有踪迹。可话说点香阁居字辈那位也不见了踪影,该不会......”

       怪哉怪哉。

       幸哉,

       幸哉。

【邱居新×蔡居诚】囚笼(上)

#楚留香#    #邱居新#   #蔡居诚#   #邱蔡#

ooc预警   不喜

就不喜    ... 「喜欢的话还是赏脸推荐下?」

       蔡居诚近几日悠闲的很。许是前几日惊走几位客人闹出一场乱子,梁妈妈并没有再像最初没日没夜的向他房里塞人。

       啧。云梦几个小丫头片子拿腔拿调的就知道装模作样,还不是来看我的笑话......钱倒是不少,早间应当先骗她一骗。

       门忽的吱呀一声敞开,那老鸨的粗嗓门儿弄得蔡居诚心烦意乱,脸抬也不抬便道:“给钱说话没钱快滚。”却被熟悉又欠揍居高临下的一声“嗯?”激得双眉倒竖

    “邱、居、新??!”蔡居诚双拳攥出声响“你还敢来找我?就不怕死吗!”他近乎是要扑上去和这个老仇家鱼死网破。

    “师兄言重。”邱居新并未回应他太多的表情。“依师兄的性子,想必不会单单为几两银钱便流落在此。前几日看得出也是被惹得不行,却仍旧未有离开,更未动手伤人。想必师兄没有动武,定是因为有何缘由吧。”

        邱居新通常不多言语,若是一下子说上这样多的话,十有八九是用来使蔡居诚难堪。

       蔡居诚一如既往的配合,几乎是要杀人的怒目圆睁,使得邱居新对自己刚刚所讲更满意了半分。他总能拿捏到令师兄一下子失去冷静的点

   “师兄,你所欠银两着实不多,若你肯说上几句软话,兴许我可以将你赎出来也未必。”邱居新脸上像是泛起细微的笑意。
 
      蔡居诚扬手想摔掉面前的茶盅,顿了一顿却又怕所欠银两更多收回了手“我的事不用你管!我在何境地,以后如何,都不需要你来关心!”

     他手间的小动作被邱居新尽收眼底,邱居新轻笑一声,抬手拢了拢蔡居诚额间的碎发,在蔡居诚抬手打下之前转身离去。

     “我已经和梁妈妈打过招呼,之后不在有别人能进的了你的房间,除我之外。有时间想想下次见面该怎么感恩戴德吧,我的师兄。”最后几个字咬得格外重了些。

       邱居新第一次见到蔡居诚,还是他被朴师叔抱来武当后的三年。初到武当时,一路上这位老者都对那个“天赋异禀,将来有望承掌门之位”的存在赞口不绝。每当提起那人便是满面红光,像是夸耀自家的小辈,令他又惊又羡。沿途招呼闲谈的弟子也总提到这个特殊的存在,昂昂然若天之骄子。

       他从一个疟疾肆虐后几乎全村丧生的村落中被云游的师叔救出,一直住于当时掌事的大师兄处,调养当时染上的顽疾,顺带研习武艺。三年间从未踏出院落半步。

       他几乎不与他人接触,三年来唯一与他作伴的,是一只不知从何处飞来的山雀。自从一日他从一片杂乱的冬青中救起羽翼折损的它,小山雀几乎是天天来访。在他身旁盘旋发出叽啾的声响,直到看到他紧锁的眉头舒展展露笑颜才放心的离去。

       他每日楞楞的看着山雀盘旋飞去直到缩成一点。他向往极了它的自由。

       那只山雀后来被他掐死了。有人会对向往的事物产生艳羡和好感,有人则会设法毁灭。邱居新属于后者。

      也正是那一日,他遇到了那个传闻中的天之骄子,蔡居诚。

      蔡师兄的爱宠失踪,大家都在帮忙搜寻。蔡居诚跑到掌门那里撒泼打滚求来了寻索香,很快找到了邱居新的居所。以及,那只被随手扔在一旁根本未加隐藏的山雀。

   “是你?”蔡居诚挑了挑眉。“嗯”邱居新几乎未与人接触,一下子竟不知该如何回应。“这个...是你做的吗?”“嗯...嗯?”邱居新其实十分紧张,但平日里他便一直紧锁眉头,便觉不出奇怪。

      可孩子的感知何其敏锐,蔡居诚觉查出了他的一丝惧怕拘谨“小师弟,你可是不会开口说话。”他叹了口气。“也罢......喏,这个给你,你可别像个小姑娘似的,都要哭出来了。”

      邱居新刚想辩驳,那东西浸出的甜味便让他舒服的眯了眯眼,不想再多言语。那是一块糖。

      眼前这人如同旭日竟似有光芒万丈,果真是天之骄子,让人贪婪的想要拥有。

   “如何拥有太阳...”那时的邱居新便有了答案。先让他的光芒尽数堙灭,然后紧紧攥牢,握于手中,再也不要松开。
  
       他开始拼尽全力的钻研武艺,本就天资聪颖,辅以勤奋和拼搏,功力的长进自然一日千里,连掌门都不由得对他另眼相看。他看着在掌门对他进行嘉奖时忽然出现面色阴沉极度不爽的蔡居诚,不由得满意的笑了笑。这本不该出现的笑容更是触怒了蔡居诚。
   
      可后来他又开始不满,他已经足够优秀,弟子师父也对他青睐有加。可还是不够,还是不够。蔡居诚身上那股深深吸引着他却也让他似乎永远无法与之平视的天之骄子的傲气,让他近乎于急切的想要毁灭。
    
      时机很快。故事全江湖的老少妇孺都耳熟能详。
 
   “蔡居诚对师弟心怀妒忌竟想暗中将之击杀,却恰好被掌门阻拦。本只罚他在后山思过却不知悔改,与万圣阁勾结企图杀师灭祖不遂,被逐出武当。”

      世间哪来那么多恰好,无非是早有有心人算好,水到渠成罢了。

      至于后来蔡居诚被骗到点香阁,欠人银两无数又被收缴灵剑无法离去,也在算计之中。看着高傲的凤凰被人从九霄云端拍落,眼中傲气散尽化为笼中之鸟,连茶盏都不敢拍落的狼狈样,邱居新竟莫名有些心痛。到底在难受什么啊?这不就是他所盼望的吗。

  “蔡师兄,你终于是落到了我手里,我再也不会放开了。”

  //想分上下篇写。此处应有个下文。